您当前的位置 :文化经典 > 揭密江西 正文

神秘雀音(图)

发布时间: 2008-11-12 15:16

流传在靖安山区 相传可与鸟儿对话 可能起源于西南少数民族
 
 
   从前有个叫海力布的猎人,因为从老鹰的嘴里救下了龙王的女儿,从而获得了一颗宝石。海力布借助这颗宝石的魔力,可以听懂鸟儿的话。海力布在一次鸟儿的谈话中,得知村子的所在地将发生大山崩塌。海力布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村民,救了乡亲们,可是自己却因为泄露了秘密变成了石头。这个神话传说流传已久,人们从来没有遇见过真的能听懂鸟语的奇人。然而,相传在靖安县深山林区,真的生活着一群能听懂鸟语、说着“雀音”的村民。
 
家族一切事务都张榜公布。

 
 
类似于围屋的祠堂仍居住着雀音的传人。

查阅家谱。

  类似鸟语的神秘“雀音”

  楼前村位于靖安县西北部,距离县城52公里。由于盘山公路还没有修好,颠簸了近两个小时才抵达了这个藏于深山的小村。虽然有车通往这个村子,但是村民们大部分都是骑着摩托车下山。然而,就是在这个交通还不算便利的小山村,却生活着一群传说能够听得懂鸟语、能够与鸟儿对话的人们。“村里有300多人,会说这种话的目前只剩下了50多人,而且大部分是上了岁数的老人。”杨经义是村里的干部,今年47岁,对于传说中的“雀音”不仅熟知,而且也会说。由于平时说得很少,杨经义自认为他的发音已经逐渐被本地方言所融合。在村子里,老人们用“雀音”交谈时,杨经义也有许多无法听懂,老人们欢快的交谈就像鸟儿唱歌似的,萦绕在山间。

  靖安县坊间有一个这样的传说,清朝乾隆年间,靖安县衙来了两个山民,他们吵闹着要知县主持公道。知县以为发生了大事,赶忙下令升堂。可是问了半天,才明白原来是这两个山民为了一担木柴的归属问题闹得不可开交。知县为此非常生气,决定重罚每人十大板。两个山民听后慌了神,叽叽咕咕地讨论起来。知县听了半天,也没听明白两个人说的什么。其中一个山民告诉知县,他们说的是鸟雀之语。知县很是惊讶,表示如果他们两个真的说的是鸟语,就免去处罚,如果是假的,则要加倍重罚。随后,知县看了看门外一群停在墙头的麻雀,便指着麻雀对一个山民说:“我县衙之后有一谷仓,你可叫这群麻雀到那里去吃谷子。”那山民二话没说,朝麻雀咿咿呀呀地说了几句,不一会,这群麻雀便争先恐后地朝谷仓飞去。在场的众人都十分惊讶。此时,一群鸭子嘎嘎地从衙门前经过,知县又问山民可知道鸭子们在说什么。山民听了一会回答,他们在相约第二天到南山脚下水塘觅食。第二天,这群鸭子果然在南山脚下的水塘觅食。知县大为惊叹,免去了对山民的处罚。

  说着“雀音”的迁徙客

  传说终归是传说。深居在楼前村的老人们是否真的有能够与鸟儿沟通的本领?

  “村子里只有谷、杨两个姓氏的人会说这种语言,这两个从外地迁徙过来的家族在楼前村已经繁衍生息了十代。”杨经义说,杨家和谷家是亲戚关系。数百年前,杨家和谷家从湖南荆州迁徙到这个小村庄。当时,好的田地都被本地人所占据,杨、谷两家只能居住在山上。尽管如此,本地人还是经常欺负这些外来客,杨、谷两家无法在村子里生存。无奈之下,杨、谷两家人回到了湖南,并从老家请来了梅姓的武术世家,到楼前村共同生活。当时两家人所住的房屋类似于围屋,两个姓氏的人居住在村子水库的两头,梅姓人住在两个家族的中间。便于两个家族的人受欺负时,可以赶去帮忙。就这样,杨、谷两家供养着梅姓人,在楼前村安家立业。如今,杨、谷两家已经在楼前村繁衍生息,梅姓人却因为只能依靠供养而逐渐败落,离开了楼前村。

  20世纪70年代,楼前村水库被淹,杨、谷两家也不再住围屋,而是分散在了村子里。在这个村子里,至今还保存着当年杨、谷两家的祠堂。如今68岁的谷家林一家,一直住在这个用土做的老屋里。谷家林家中会说“雀音”的只有兄弟三人,还有他的母亲和妻子。在杨、谷两家里,至今还流传着他们的祖先能够听懂麻雀说话,从而可以防止麻雀到田里啄食稻谷的传说。

  为了弄清楚具体的迁徙年代,杨经义特意带记者来到家中,查看杨姓族谱。根据记载,杨姓人的祖先都属于客家族,从两晋时期起就在云南一带做官,唐朝初期到了荆州。唐末时,整个家族只有一人考取进士,并逐渐开始走下坡路,基本上过着清贫的生活。后由于战乱,全家迁徙到了靖安,一直以务农为生,但始终乐善好施,深得当地政要赏识。

  “雀音”悦耳语速快

 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,杨、谷两家尽管只有200余人,但很多大的集会和小辈的婚丧嫁娶依然在老祠堂举行,遇到重大的事情也都会集体商量一番。在祠堂里,杨经义找来了谷氏三兄弟以及他们93岁的老母亲,5个人一起为记者表演“雀音”。记者在他们的谈话中发现,几位老人在谈话时一般都喜欢加入手势,说到高兴处更使手脚并用,场面很是热烈。他们在交谈时,说的每个词的尾音都是向上回转的,发音与当地语言完全不同。如果加快语速,乍一听还真有点像鸟儿的叽喳声,和不断挥动的手势相得益彰。但是,老人们口中的“雀音”并非如同传说中的神奇,完全是一种方言。鸟儿们的对话,对于懂得“雀音”的谷氏兄弟来说,也是无法听懂的。至今,他们也没有真正见过能够听懂鸟语和与鸟儿对话的人。谷家林老人告诉记者,对于他们的后人,从小开始教“雀音”是必修课,但没有几个愿意认真学进去。现在只是有些孩子能够听懂而已,老人们非常担心“雀音”因此而失传。

  “雀音”疑源自西南少数民族

  楼前村杨、谷两家相传的“雀音”,到底是什么语种,是否真的曾经如同传说中的一样。昨日,记者采访了国家语言文字应用“十五”科研项目负责人、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专家组成员黎传绪教授。当黎传绪教授听说靖安县存在这种特有语种的消息时,特别兴奋。黎传绪教授告诉记者,他研究了30多年的语言工作,这一语种也是第一次听说,需要前往靖安听一听“雀音”。但是,黎传绪教授在查阅了大量史料后表示,我国现有的语言文献里对雀音这个特有的语种并没有记载,但根据一些零星记录,雀音和大西南少数民族中曾经有过的鸟音应该是一个类别,这种语言的发音和汉族的完全不一样,听起来像鸟叫。因为少数民族有很多都是在大山里面,生活条件差、缺乏和外界的正常交流,所以在迁徙过程中一定会产生自己的语言。

  据了解,楼前村如今会说“雀音”的人已经越来越少,年轻人也都开始说当地的语言。“以前家族很看重本族的语言,因为只有会说本族语言才叫不忘本,但现在已经没有这种观念了。”谷家林说,过去外家的女儿只要回娘家,第一句话就必须说本族的语言,如果不说族长就会对她进行鞭打以示处罚。如今,这种族规渐渐被人们忘却,他们家族的人也逐渐与当地人融合。由于这种语言没有对应的文字,完全依靠口口相传,所以这两个家族特有的“雀音”也将面临消失。对此,黎传绪教授表示,靖安“雀音”应该是我国语言工作的一个重大发现,对研究稀有语种的发展和形成具有极高的价值,他希望能够很好地发掘和保护,防止流失,同时,他还希望当地政府能及早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稿源: 江南都市报

作者: 邓旭敏 许南平 乐志为 编辑: 邵平

相关报道
  •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:[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]
  • 用户名: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