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文化经典 > 揭密江西 正文

严嵩高祖:刚正不阿“严青菜”

发布时间: 2008-09-23 09:41

  严嵩是我国明朝时期的宰相,权倾朝野,历史上被称为奸相。近几年来,虽然人们对严嵩的“忠奸”定位有不少争议,但其奸臣形象已是妇孺皆知,在世人心中已盖棺定论。严嵩的“奸”使其名声远扬而家喻户晓,反而盖过了其高祖严孟衡清正廉明的美名。但历史是公正的,是非曲直自有世人评说。

严家老屋

严嵩为其高祖立碑颂词

  严嵩高祖也是大官

  严孟衡(1385~1446),字平庵,亦字衡中,分宜介桥人,是严嵩高祖。严孟衡明朝永乐九年中举,永乐十三年(公元1415年)中进士,是严嵩故里介桥村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进士,最高做了四川右布政使(从二品,大概相当于现在的省级领导)。严孟衡外表高大魁梧,严嵩在当时也算是高个子,估计遗传了他的高祖。

  据介桥的老人介绍,严孟衡一生勤奋俭朴,刚正不阿,在县学读书时,去见御史官,正值下雨,就在庭上行礼,御史不悦。孟衡道:“拜下,礼也,今拜乎上,泰也!”御史瞠目相视,孟衡又道:“怒目视君,大不敬也。”御史即改容称叹。

  明永乐十三年严孟衡考中进士后,从此步入宦海生涯,开始在山西道任监察御史,后升任浙江按察司副使(正四品)。正统八年(公元1443年),严孟衡升任四川右布政使(从二品)。宽赋减费,百废俱举,在川3年,被列为名宦。

  “清官石”压船保安全

  现分宜介桥村塘边,有一块扁平、灰白色的石头,宽约二尺,长三四尺,厚四五寸,人们称它为“布政石”(也有名“廉石”、“清官石”者)。为何叫“布政石”?这与严孟衡有关联。严孟衡在四川任职时,由于积劳成疾,突然病逝,灵柩用船运回老家分宜归葬。严孟衡任四川布政使十几年,官职不小,但其为官清正,一世廉明,去世时,几乎无家当积蓄。因行囊了了,涉江时,船漂于水面,船只激荡厉害。为保安全,负责运送灵柩的家人只好抬来一块大石头,放入船内以镇风浪。后来,这石头便作为为官清廉的象征,留了下来,美称曰“布政石”或“廉石”。至今介桥人均说,严孟衡为官清廉,在四川做官多年,死后只带回一块石头。

  据载,该石不知什么原因,后流落在新喻县一路旁的溪墈上。有好事者取出洗净,并在上面镌刻如下十六个字:“扁舟羽驶,是作满赢,沛淮仗信,庸蜀著清。”大概意思为:归葬扁舟因载物过少,在水上像毛羽一样飘荡,而放上此等石块后才充盈稳重,他在沛淮一带为官有好名声,在四川更以清廉著称。现介桥塘边那方石肯定不是原物,是象征性的纪念品,目的是为了启迪人们办事要讲究廉洁。

  严孟衡一生勤奋俭朴、公正廉明,积蓄少得可怜,做官三十多年,因为有个每餐只吃青菜的习惯(严嵩喜吃素淡酱菜与高祖严孟衡有关),人们又送他“严青菜”的雅号。

  刚正不阿“严青菜”

  严孟衡于明朝永乐十三年(1415年)考中进士,开始步入宦海生涯。严孟衡初授行人司行人,随后授山西道监察御史。他一身正气,按法办事,一些朝廷大官有不法行为,敢于上奏弹劾,故所在官吏不敢为非作歹,一些正派的官员则慕其风采。因他工作过得硬,又升为浙江按察司副使。在他到任的头晚,官吏们对防火的警惕性不高,把衙门烧着了,案牍焚毁一空。火灾出现后,官吏们通过种种关系,逃避罪责,而严孟衡却站出来甘愿承担责任,以致他到任不久就被撤职,归家闲居。一年后,有打抱不平者出来替他说话,说这是冤枉,结果宣宗皇帝朱瞻基给他平了反,官复原职,调任四川按察司副使。

  明成祖朱棣是个非常残暴的君主,嗜杀戮,对他的旨意有所违背,或杀头,或打入监狱,因此,当时法网密布,受冤枉关进班房的人不少。京城如此,地方亦然,故严孟衡到四川任按察司副使时,牢狱里关着很多人。其时朱棣已死,正处于政治、经济、人事调整时期的所谓“仁宣郅治”的好时期,严孟衡大刀阔斧,认真清理冤案,有时一个案子便给十几人平了反。监察副使任职9年,明英宗朱祁镇认为他工作得力,又将他升为四川右布政使。

  说严孟衡清廉,可能不是溢美,更不是无风起浪。据介桥村上了年纪的村民讲述,四川严布政使为人峭直洁清,自入任至掌藩政历三十年,每食一蔬,人谓之“严青菜”。有一年四川新滩地方洪水暴发,河岸崩塌,泥石阻流,水急波漩,行舟下泻,即使是善操舟者,也十有九个要葬身鱼腹,因传说有鬼怪在那里兴风作浪。一天,严孟衡乘舟路过那里,了解到这个情况后,即在船上祷告神明曰:“吾日食蔬而厚殖民,神当福我。”祷罢,整理衣冠,端坐船头,命舟直下,安然无恙。人以为神。说水中有鬼怪和严孟衡有神保佑是假,不过,它是借封建迷信来歌颂严孟衡的廉洁爱民美德,可见严孟衡当时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。

  严嵩非常敬佩他的高祖,常写诗称颂高祖,还为高祖重新刻字立了墓碑。严嵩故里毓庆堂内有一块墓碑,上书“四川布政使”等字,便是严嵩做南京礼部尚书时期的清明时节,回家为高祖严孟衡重修墓坟所立,碑中所刻正是严嵩的手迹,同他另一处手迹——山东曲阜孔林的门楼“洙水桥”几字如出一辙。

稿源: 江南都市报

作者: 刘健 编辑: 胡武龙

相关报道
  •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:[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]
  • 用户名: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